白雲區原副區長龔輝被控受賄約200萬元,昨日庭上懊悔不已——
  ■新快報記者 郭海燕 通訊員 馬英
  廣州白雲區原副區長龔輝,作為該區最後一個落馬的班子成員,昨日在廣州市中級法院受審,他被控受賄共約200萬元,侄子和同學是其重要的“中間人”。面對指控,龔輝基本認罪,其稱妻子長期拿反面教材給他看,女兒也時不時發短信提醒他不要做貪官。
  落馬:當副區長時被雙規
  今年1月,龔輝被宣落馬,剛好滿50歲。資料顯示,龔輝擁有碩士文化程度,曾在武漢工業大學擔任教師,於1993年作為企業急需人才被引進到廣州,曾在高校、研究所當領導,後又在廣州市幹部公選中脫穎而出。
  2006年起,龔輝任廣州市白雲區人民政府副區長,先後分管規劃、國土、建設、環境保護等工作。2011年,龔輝當選為民進廣州市第十四屆委員會主委,成為民進廣州市委歷史上最年輕的帶頭人。次年,他又當選為民進廣東省第七屆委員會副主委。
  從大學教師到環保專家、科研工作管理者到政府官員,龔輝多次華麗地完成角色轉換,卻終究陷入白雲官場泥淖中。
  2013年12月,龔輝被雙規,成為白雲區第五個落馬的領導班子成員,其涉嫌犯罪事項均發生在擔任白雲區副區長期間,與所管領域有密切關係,因群眾舉報而案發。
  收錢:100萬由侄子保管
  昨日,據檢方指控,龔輝從2006年任職白雲區副區長開始,共收五人款項共計人民幣180萬元、港幣26萬元,美金1萬元。龔輝當庭均表示認罪,僅澄清有筆款項,早些年已退回紀委。
  其中,最大的一筆賄款來自山東一家公司。該公司曾承接白雲區建設局多個工程,龔輝頗予關照,併在2010年收受該公司人員姚某人民幣100萬元。
  龔輝稱,對方中標幾個標段號後,提出要給100萬元時,自己拒絕了。但是,對方表示錢已經帶來了。他於是“半推半就”,交代侄子接過錢,然後一直存放在侄子手上。
  龔輝解釋,後來他一直有退錢的想法。2011年,他當了民進廣州市主委後,更加感覺錢放著不合適,因為感覺“身份變了”。龔輝一直讓侄子將錢退回,無奈對方一直不肯來廣州。2013年,龔輝再次強烈要求對方來到廣州,讓侄子著手處理退錢。不過,姚某則稱,2013年前,龔輝一直未提退錢的事。
  被騙:遭同學利用“抽傭”
  另一筆80萬元的賄款和拆遷補償有關。檢方稱,2010年至2011年,龔輝為廣州某公司在廠房拆遷方面謀取利益,收受該公司通過胡某榮、王某東賄送的人民幣80萬元。
  雖然律師對這筆錢是否構成受賄展開辯論,卻被龔輝提醒“不用講得太多”。龔輝詳述,2010年時,在同學王某東多次提議下,他與胡某榮匆匆見過一面。胡某榮稱其所在的公司正在白雲機場第三跑道建設拆遷範圍內,希望儘快與政府談妥補償問題。龔向國土局工作人員過問此事,讓他們要“抓緊推進”。
  但胡某榮不僅僅是要談妥,而是想把補償款從8700萬元提到1.4億元。龔輝對此表示“全然不知”。通過卷宗他得知,此項請托最後並沒成功,但王某東依然找胡某榮要了300萬元的“疏通費”,實際得手150萬元。但王某東和他說拿到100萬元,還再三勸他收下其中的80萬元。同樣,這些錢大都交給其侄子保管。
  “整個過程都被同學欺騙。”龔輝辯解道。
  目前,此案尚未宣判。
  ■悔罪

  “被高強度工作和複雜的環境麻痹了”
  庭審顯示,龔已全數退贓,並被認定為自首。法庭調查過程中,龔輝認罪態度誠懇,措辭冷靜。但最後陳述階段,他卻哽咽不止,淚水滾滾。
  龔輝說,自己的行為著實對不住妻子、女兒、白雲區人民,這一年來每天都在自責、後悔和懺悔中度過。
  法庭上,龔輝回憶自己的經歷,自稱20多年一直在廣州多個崗位上發揮所長,但也是一直“沾沾自喜以領導自居”,從而失去了一個公務員的底線。他指出,自己在副區長位置7年,是被高強度的領導工作和複雜的環境所麻痹,最終站在被告席上。
  最後陳述中龔輝談到,妻子一直想要安心過好日子,幾次從單位帶回黨校的廉政教材給他敲警鐘。女兒也從懂事開始,經常轉發媒體貪官新聞給他看,要他保持警惕。可是,他還是親手葬送了平順的事業和家庭的幸福。
(原標題:“女兒早已提醒我不要做貪官”)
創作者介紹

雛菊

ih32ihfdu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